打卡风波再起

自上次强制早上打卡的制度实施以来,从年前到年后,历经大多数人的忘记,其中有多位战友的离职,包括H姐姐和W叔叔,这些员老走时带走的是剩余的一丝亲情。

事情没完,有新人SM加入,我最怕的就是强势的女人,最不让的也是这种人。有些事,好声说下就完了,不行,就按流程,你开bug,我来改,明明不是那个角色,却要板着脸严声斥言,我想换了谁也不会喜欢,但恰恰,这新人唯老板是瞻。于是好戏继续。

公元2012年2月的一个下午,整个Team收到一封邮件,也就是新Game的规则,就是老头手下的三个小Team以后相互监督,抓到迟到的团队就让他们请客吃饭。当然具体有一定的分值算法。整个下午,我收到几个朋友的抱怨,所有的声音都无非一句话:苦逼无涯,逃离是岸。

另一个早上,按掉闹铃,窜出家门,一号线继续不给力,边走边停,心情有点紧张,因为我可以被罚款,但我不想让组里的一些人唠叨。

坐在位置上,我历经了加入这加公司以来最让人呕吐的一幕。看到某人脸上堆了一堆的笑容,跑到另两个组去清点人数。我想到了很多小说中的故事:暴发户般的私企老板把公司分成帮派,通过这种组内斗争来获取信息,保持自己至高无尚的权力和欲望;想到毛时代的红卫兵去揪自己亲人的小辫;想到小说中常提到的某民族那内斗习性。开口制止了,我不知我说的对不对,但我认为,如果不抵制,这会是一场灾难。

程序是艺术的字样,在我生活的这段日子里,已经作为梦想飘的越来越远。每天改不尽的Bug,从MSN离职时,想要把自己一身本领尽展的心态现也没有多少。加班,还好吧,毕竟自己是喜欢程序的,因为程序员的世界里很简单,没有商场里的勾心斗角,只是同事间的以技术会友。

另一点是程序员的自由价值观,不愿接受过多的管教,在《黑客与画家》第3章 ‘不能说的话’ 和第4章 ‘良好的坏习惯’ 中提到过黑客精神是敢于打破常规,而往往这些人才具备创新的精神,也是黑客之所以成为优秀程序员的原因之一。而恰恰我们身边多的不过是程序员,而没有黑客。

但当这几点被侵犯时,每一个人都表现的愤怒,但又如同小波笔下的沉默的大多数。在无关自己利益的事情上,大家付出了太多,但对于发生在自己身边上事情,大多数人选择沉默。鲁迅笔下的众生形象也大抵如此吧。

我依然认为我应该说些什么,于是我发了条微薄:在集权管理下,没有人去质疑一项规定,反而是每个人都在寻找对自己有利的漏洞,质疑不利的条例,这样的环境,让人反胃。早上不是为了兴趣和梦想早起,而是为了赶到对方组里揪小辫,这种红卫兵似的生活,真的是给程序员用的吗????

多人的转发,多是附和,但也有人指责如此小事都在抱怨,如何成就大业。我不懂这哪跟哪,但逻辑让人崩溃,倘若胸襟宽广,又如何见得这等唠叨,又挂于心上。其次,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如果有人抢了你的邻居你不去喝止,下一个被抢的就是你;如果某项权力遭到阻挠,你选择沉默,那在你的权力被阻挠时,这个世界也是沉默。上午很忙,但还是认真的和一女生谈起这事,她说,起初我不赞成你如此极端,但想想这样做也是对的。

其实真的没那么复杂,程序员不是工厂的工人,人不到岗,机器无法运转。其次,人若是到了,产出又如何估量?再者,公司级别推新制度都劳民伤财,更何况一个小组,一个与职务不相干的人。

忙碌的一天,我厌倦给每个不相干的人去解释,在他们看来,这些不过是我们的闹剧罢了,我删了所有公司相关的文字。

很累,有时你去给一个人讲他的缺点,是因为你信任他,倘若没了感情,就像情侣,最大的伤不是打骂,而且相互淡漠。对公司也无非如此吧,起初你会提她的不好,会去争取改进,后来开始适应,有不爽一个人苦笑,再后来已经没有任何想说的了。所以我一直认为能让员工发出不满声音的公司是最有活力的,这样的管理者也是让人敬佩的。

但当老板下午发出的邮件里说到,My door is always open for you 时,我却按下了Del键,等这位老人什么时间学会了Open再作回复吧。

Ps: 管理是门学问,我大学时最佩服的就是校团委的书记,总觉得有一种魅力,在那没有酬劳的时代,她让我们为着自己的成就感忙碌着。
Ps 2: 这世间最怕的是不懂管理的人偏去认真管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