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到小白 – 我的 Apple 情节

忽然想为我的小白记录一点东西。

因为国内的教育吧,我从小所接触的都是一些微软派系的东西,无论是OEM/D版的Windows 或 Office,连大学里学的操作系统理论都是基于Windows的,编程导论是MS VC,还追加一门MS C#,好吧,从小我就是在那个黑色的派系下成长。

那时对一个从小就是电子发烧友的我,最大的梦想就是一个黑色ThinkPad,无论是官方还是牛人,那纯黑的小本,就像一张社会圈的入门券。不过还好,大学时期做了不少事情,在二年级时我拿下了当时不算高配的T41,享受了IBM时代最经典的机型。也为这台小本的超强性能颇为满意。以至在工作后的第二年,我实在无法忍受不是小黑的HP,再次向T400伸出了手,花了我近两个月的工资。

这是我参加全国大学生挑战杯的照片,右下是我最最爱的小黑(IBM,非Lenovo)。

毕业后的第3年,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机遇,因为你已完全脱离校园,又有着自己的一个社会圈,开始自己新的追求,而又没有刚毕业时的紧张和不安。

就在2010年,我的毕业的第三年,我选择了互联网这个行业,因为开放的文化和激情的氛围还有新奇的理念以及Apple,Google所传达的用户体验。然后就是一个个网络上熟悉的名字化为身边陌生的面孔,伴随着的还有一台一台的小白。

我也很喜爱Apple的产品,小时也用过Mac,后来是iPod,iPad。在我使用Apple 产品中的这些日子,所感受到的不仅是一些很酷的产品,而是Apple在用户体验上所带来的创新,想想之前的Nokia以及号称智能系统的Windows Mobile。我忽然觉得生活就这样被美好起来了。

而这种气质不仅体现在了那些冷冷的设备上,也表现在了那些果粉身上,他们对这种气质的追求,有时真的到让人无法接近的地步。

也许没人会相信,这个圈子内的果粉情结。我曾去盛大创新院和一个产品经理聊天,而很大一部分时间,他是在给我讲MS产品的不人性化,不美的一面。因为当时我在MSN,内心对Apple只是喜欢,也用过很多他家的产品,但对Windows还是很喜欢的,不仅如此,我还为Win 7写过一篇赞美的文章,虽然被很多人骂(哈哈,奇怪的国人文化)。就是这种情结,后来在越来越多的产品大会上被无数次的印证。

一次讨论用户体验的产品大会上,满眼望去就是一个个烂苹果在闪来认去。一个做互联网媒体的女士在介绍自己时说,我们中关村的女生,可以不漂亮,但不能没有iPad。我忘掉她的长相,好像真的不是很漂亮。

Felix(1Q84.fm创始人,Blog里有大量设计原理的内容)也用大量的篇章来讲Apple的文化和背景,正是这些,让我开始思考这个圈子和这种内在的文化。 还有Robbin的Apple情怀

下面这张图看了,可能会有一些感触吧,是从railsconf大会上取下来的。

写到这里,我忽然很担心老乔,愿他健康。

作为互联网的Geeker和开发人员,如果你稍关心一下那些超级伟大的公司,像Google, Twitter, Facebook, Foursquare… (什么,后几家你没听过,那没关系,作为大陆用户,你是没有机会使用他们伟大的产品的。)那些个性的开发人员无一例外的在用Mac,想想Social Network中Mark写那段程序时用的机器。JavaEye创始人Robbion写了大量的文章来讲为什么Mac才是最适合开发人员用的机器。

这是为什么涅?

在上一年中,我大量的使用开源软件,并使用Ubuntu作为开发平台,Ubuntu真的很棒,但要花很多时间才能完全控制这头烈马,在一个无几人交流的圈子中,我的使用经历较为痛苦,但最终还是因为没有好的输入法和更多的办公应用而放弃。但Windows的命令行真的让人很崩溃,一刻无法忍受的那种。于是,我再次向Mac伸出了手。

Mac是基于BSD的,也就是说同Linux一样有着强大的Shell,但和Windows一样有着非凡的UI(毕竟Windows 就是从Mac上抄来的)。真的是完美的组合。

Robbin也有一篇文章来讲为啥国外的开发人员都喜欢用Mac呢?我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全世界最酷的几家公司办公环境,还有最新的Foursquare在为其3.0庆生时的照片,也欣赏下吧。

但好像国内用户买过MacBook后要做的事就是装D版的Windows,可怕的习惯。如果有机会,我还是建议你使用OS X,正如使用iPhone上的原装系统一下,会习惯她,爱上她。那些期待我装Windows的人,看了这篇文章,就会懂了。